【大唐美 工人美 劳动美】临汾热电:解燃“煤”之急的先锋队

来源: 临汾热电公司
作者:李鑫
发布日期:2023-10-19

       “4B皮带电流突然增大,二浪,赶紧去就地检查一下。”晚上10点整,急切的声音突然打破了集控室的宁静。

        临汾热电公司发电部辅控长范嘉伟在监盘中敏锐发现DCS输煤系统皮带电流异常波动,果断点下皮带急停键。

       “收到。”只见一个人影迅速冲出集控室,直奔4号皮带。

       “值长,4B皮带电流突变,我已将皮带急停,已安排马二浪去就地检查。”

       “抓紧查清楚原因,要确保上煤量大于400t/h,不能长时间停运皮带。”连日来的高温闷热天气,两台机组长期保持高负荷运行,日耗煤量激增至6500吨。这个节点上,输煤系统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。

       “鑫健准备操作票,亚飞准备标示牌,有问题确保第一时间执行安措,抢修皮带……”值长樊万喜有条不紊的下发着一条条命令,所有人的心都悬在半空中,焦急等待着就地检查情况。

       “4B皮带落煤筒堵煤,燃煤堆积严重!”对讲机传来声音。

       “收到,立即进行4B皮带停电,将皮带隔离!”

       “报告值长,4B皮带头部堵煤严重,需立即清理,现双路断煤。”

       “联系维护人员清理,执行好安措,配合清煤人员做好现场监护。”

       一声声汇报,一道道命令,彰显着团队高度的凝聚力。

       “值长,机组负荷太高,煤位告急!”

       “值长,煤质湿粘,清堵工作困难,按当前进度至少还需5小时,请求增加人手!”就地人员现场发出请求。

       “收到,已安排夜间值班人员去就地配合,继续加强现场监护,确保安全。”

       从值班室到4号皮带栈桥,直线距离约400米,从零米到达40多米高的平台,电梯不能直达,需要绕几个圈,再上下近百个台阶。李智、张维凯一路小跑,5分钟便赶到4号输煤皮带尾部,一把抄起准备好的长铲,开始第一轮“战斗”。

       堵在落煤筒的煤黏糊又紧实,需要一点点“蚕食”。煤仓间的环境温度此时已达到35℃。半小时过去,又累又热,工作服已经湿透贴在身上,但仓口却只开了个巴掌大的窟窿,周边的煤并没有如想象中哗啦一下子掉到仓里去。第一个回合,收效甚微。

       “这样不行,扎不到底,得换一个更长的铲子。”

       “你先歇会儿,我去拿。”

       很快,大家拿着7米长的铲子又开始了第二回合“战斗”。

       清理仓口,要的是巧劲儿,蛮干可不行。要熟悉仓壁结构,靠煤的自重,还需要结结实实的力气。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随着长铁铲在仓口一次次向下延伸,清理出的范围越来越大。

       晚上11时45分,经过6人连续奋战,顽固的积煤终于被清理出一个小洞,很快扩充成大洞,直至仓口完全清理干净。

       犁煤器落下,燃煤丝滑地进入了原煤仓,那汩汩的电流也如流水般流畅地输送到千家万户。